人這一輩子,就這四句話,便活得通透

情感男人     2019年07月06日

人這一輩子,不斷渴望,不斷失望,在命運的大海里如不系之舟,起起伏伏。

年少時迷茫掙扎,想要長大;

青年時,忙碌事業,渴望迎娶白富美,當上CEO,登上人生巔峰;

中年時,孩子、車子、房子、票子,熬白了頭;

年老了,疾病纏身,患得患失,卻握不住命運,無法釋懷。

一輩子活得匆匆忙忙,卻勞累無比,難得通透。其實,人生只要活出這四種境界來,就足夠了。

1.記住該記住的,忘記該忘記的。改變能改變的,接受不能改變的。

石屋居士說得好:

無可否認,大多數時候,我們都沒有活在今天,活在當下。年輕時候,說的最多的是我將來要如何如何,我要開公司,我要當老闆,我要出人頭地;年老的時候,說的最多的恐怕又是,如果當初怎樣,我現在就好很多,悔不當初如何如何。

可是,我們這麼說的時候,偏偏忘了連接未來和過去的,就是當下。當下是過去的未來,是未來的過去,糾結與過去,會失去當下,失去了當下,又怎麼能有美好的未來?

我們是不是把前業一直背在身上,不肯放過去,結果路越走越累,未來也越來越渺茫?「過去事已過去了」,七個簡簡單單的字,道出的是簡簡單單的道理,卻是多少人都無法簡簡單單做到的事。

舊日戀情已逝,我們偏要懺悔,念念不忘;昨日錯誤,我們偏要堅持,不肯更改。我們看似活得認真,活得負責,卻不知是將別人和自己都往絕路上逼,不肯卸下往日的負擔。

「未來不必預思量」,也是那麼不容易做到的事。我們擔憂將來沒有房子、車子,生活好辛苦,擔憂擔憂病了會不會有人照顧,孩子能長成什麼樣的人……儘管常說「計劃不如變化快」,但幾乎每個人在思量未來時都會面面俱到,恨不得沒有一點遺漏。只是當未來來臨,才發現當初的擔憂和思量有多麼無用,正所謂「庸人自擾」。

2.人生短短几十年,不要給自己留下了什麼遺憾,想笑就笑,想哭就哭,該愛的時候就去愛,不要壓抑自己。

安分庵主開悟的時候說得好:

人生短短几十年,最怕的就是執念,執念一生,人便容易走進死胡同,怎麼也跳不出思維的束縛。

戀人離開,一味追問為什麼而不能自拔;工作不順,一味「堅持」不放手,不撞南牆不回頭,這都是執念,是對自己的糾纏不清。

與其終日苦思而不得結果,真的不如先放一放,放開對這些事的追究,背上行囊出門去,看它究竟能纏人多久。

想笑就笑,跳出方寸天地寬。在更廣闊的世界裡,那些讓我們苦惱的問題也許就不再是問題了,而我們也終將解脫,獲得自由的心靈,不給自己留下遺憾。

3.我不知道我現在做的哪些是對的,哪些是錯的,而當我終於老死的時候我才知道這些。所以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盡力做好每一件事,然後等待著老死。

拾得曾自笑自己:

好一個「任運還同不系舟」!在多少詩人的詩句里,不系之舟都是惹人無限悲憫的。唐代才女薛濤說:「峨眉山下水如油,憐我心同不系舟」,蘇軾則說:「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舟」。沒有依託,沒有可牽繫的人生,就恰是鬆了繩索的一頁小舟,在風裡,在浪里,起起伏伏。

然而,悲嘆自己無依無靠命運的薛濤,卻不懂拾得與寒山的「不系舟」。他們已然從萬千紅塵中跳脫而出,「不系」的命運並非悲劇,卻是解脫的喜劇。

命運就是這樣無常,相伴的松樹也許前世是在遠方,卻被鳥兒待到此處,生根發芽,巍然挺立;相伴的岩石也許曾經沉沒在海底,滄海巨變,才突兀在這高峰吧。如果我們實在不能抗爭,那不如就像不系之舟一樣,任隨它去。

誰敢說,命運就一定會把我們帶到可怕的地方?也許下一站,我們的生命會更精彩。

任運還同不系舟。就抱著遠方還有更美風景的信念前行吧,不要擔心,不要憂慮,在「欸乃一聲山水綠」的踏歌升中,讓無牽無羈的心在水雲間自在橫斜。

4.每個人都有潛在的能量,只是很容易被習慣所掩蓋,被時間所迷離,被惰性所消磨。

宋代僧人釋邁賢有云:

面對揚子江洶湧翻騰的浪濤,多少人走到這裡都沉吟猶豫,不敢貿然行動,然而在江水平穩處,又有多少人忘記危險的存在,偏偏陷入到危險的境況。這實在是我們太常見的情形。不知道自己有什麼樣的潛力,不知道讓潛力在什麼時候發揮出來。

細細思量,遇賢智者說「他時若到無波處,還似有波時用心」,這句話,真如同猛然撞到我們的心鍾,那迴蕩的洪亮聲音讓我們徹底清醒。人生處在不順的逆境中時,看起來讓人頭疼、難過,但所有的問題都暴露展現在我們面前,一個個解決掉就好,反而沒有什麼可擔心的危險。而困難往往會將我們的潛能激發出來。

人生就是這樣,充滿了看似矛盾,卻又合情合理。人生沒有什麼奇怪,也沒有什麼矛盾之處,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時時小心,努力發揮自己的本能,在困難時奮力前行,在平順時不要忘乎所以。懂得活在當下,懂得接納當下。

人來到世間走一遭,為了磨難,也為了經歷這份喜悅,活得通透些,才更有意思。